一个涂着老红色口红

河西历史网 2020-01-21 18:33:28

一个涂着老红色口红,穿着全部镶钻镂空的细跟高跟鞋的女人。走进一家大商场,走到珠宝柜台,指了几个颜色温润翠绿的玉手镯,对背后的男人说: 这几个我都要了。 售货员睁大眼睛,吃惊地看着她。愣了一会儿,马上一脸夸张的笑容挤出来。对她连连吹捧、奉承。她不看一眼,只是若有所思地在柜台前看纤长的手指。
女人后面,有个秃顶,微微发福,一脸敦厚中透出几缕奸诈的男人。听到她的话猥琐地拍一下她的屁股,然后跟着售货员去付账。看到他提着精美的盒子回来,她会心一笑,手在男人身上游曳。她的手游到男人腰间时,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,殷勤地说: 亲爱的,走吧。
覃锦蹲巷子口不断地抽烟,来往行人都以一种鄙视的眼光看她。她根本不屑。她知道,自己站起来,比你们其中任何一人优秀,漂亮。她想着:我年轻,我漂亮。你们巷子里的丑妇,就是嫉妒我比你们漂亮,你们男人看见我目不转睛,那就是最大的挑衅。我赢了。
她把烟头丢下。整理一下乱掉的头发,开始妖娆地在巷子里散播的味道。走到巷子最深处,她脱掉高跟鞋,轻轻推开掩着的门,蹑手蹑脚地走进去。房子里一片黑暗,只凭着往日的习惯和门上那个窟窿里透进来的光在摸索。
一个黑影窜过来,抱住覃锦。口里念着: 抓到你了,抓到你了。 她一惊,然后便缓和下来。轻声说: 你不听话,我以后不理你了,乖,我给你买好吃的。
她蹲下来,拍着黑影的背。唱着: 你送的鸢尾花早已经枯了,你教的那首歌我学会弹了 黑影抬起头来,看着覃锦,不说话。她把黑影的脸前面的头发拨开,慢慢地说: 覃婳,乖乖的,我不会离开你。 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颗棒棒糖塞给她,自己从墙边的楼梯摸索着上楼去。
她倒在床上,长舒一口气。蠕动着,褪掉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,钻进阴冷的被子里。她显然有些冷。虽然这是夏天,但对于住在巷子最深处的她们来说,这里就是一片幽暗之地。常年阳光,即使有几缕,也被几颗高大的槐树挡去。她曾试图把槐树砍掉,可是一动手邻居就开始吵嚷,说也不让砍。说什么,是标志,不能砍。说白了,还不是为了春天的那几斤槐花。在这些往事中,覃锦发着抖睡去。在冰冷的被子里,她感到快乐和安心。
一个扎着马尾,眼睛大,眉毛弯的女孩舔着棒棒糖推开家门。昏黄的灯光下,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下,鲜血把床单染得猩红。她愣在那里,不敢动。男人还在忙来忙去。根本不理床上的婴儿和女人,更加不会注意门口的女儿。
她看到,床上的女人对自己招手。不敢过去,又有些心疼。她挪动步子,一步步向床边靠近。到了女人身边。听见女人小小的声音,说: 告诉你爸爸,她叫婳儿。 说完以后,女人塞给她一张纸条,然后艰难地把手搭在婴儿上,沉寂的睡去。
那以后,巷子深处总有孩子哭泣的声音。加上槐花树越长越大,巷子便更加阴暗。而且有一个身体佝偻,头发散乱而且会对着小孩子凶的人出没。没有孩子敢靠近那里。那里成了家长吓唬孩子的绝招。
有个女孩,总是穿着最廉价的衣服,但是由于女孩长得素净漂亮。有很多男孩子围在她身边。她在作业本上写下自己缺的东西,那些东西第二天便会出现在抽屉。这件事在班上传得沸沸扬扬。女老师只是让大家不要再讨论,便什么都没有说。因为需要,所以持续
学校里的小霸王听说女孩的漂亮,利用物质。很轻易地把女孩骗到手,然后抛弃。为了维持自己和妹妹的,她开始交各种男朋友。甚至想到社会上找一个依靠。当社会上的人听说她的年纪后,都摇头远离。她在圈里摸爬滚打,玩弄各种有钱人家孩子的感情。
渐渐长大的女孩,身材丰满起来。学会各种恋爱手腕。高三那一年,她开始穿着暴露的衣服,化浓重的妆。不再继续上学,在酒吧夜场闲逛。等待捕捉新的猎物。
一只花蝴蝶,破茧而出。这只碟,带着伤痕,带着毒液。她只有一个目标,有足够的钱给妹妹上音乐学院,让妹妹成名。让自己年老的抬头做人。
姐,我需要钱。 电话那头又响起该死的声音。覃锦心里思索着。自己是该好好把握一个真正有钱的男人了。不然妹妹的费用实在没办法。她站在吧台前想着。
很多 在传,今天来了个秃头男人。很有钱,但是很挑剔。覃锦跟她们是不同的。她只玩弄感情,不出卖身体。但是她听到这样的话自己也动心了。
从那堆女人眼神看过去,她发现一个中年男人。坐在酒吧一角,抽烟。认准目标,开始行动。她优雅地移动着步伐,浅浅的微笑在灯光衬托下很是妩媚。走到男人身边,她淡定地坐下。
秃顶男人,在她走到沙发前就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覃锦。她说话后更是连忙把烟点上,递给她。她轻轻吸一口,对着男人吐出烟圈。男人陶醉在这种享受中。顾不得什么,一把抓住的大她腿。她被吓了一跳,但压制着内心的恐慌,继续吐烟。男人挨过来,覃锦就退一点。退到死角,她决定不再躲。迎来上去。她坐在男人怀里,手在男人身上游曳。
男人很够意思,丢下五万块给她,把钱拿给妹妹和父亲。她不曾觉得自己受过什么 ,更多的是兴奋。抓住这个男人,那么她下半辈子,自己一家人都有着落了。
做了两天火车,到达上海。看还早,覃锦便在附近商场闲逛,想着买一个什么礼物给妹妹。她看见一条纯银的项链,上面有三个小小的立方体作为坠子,很特别。况且便宜。她叫售货员装好,提着礼物准备出门,只看见雨水大滴大滴地落下,行人都开始奔跑起来。她也急着出去伸手拦车。的士停在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,她跑过去。和另一边跑过去的男孩撞在一处。
两人低头,望向两遍,不理对方。到的时候,雨还是绵绵地下着。覃锦了计价器,掏出一百元,拿给师傅。说不用找了。然后就下车走人。留下男孩和的哥。的哥是好人也说: 那女孩都付钱了,你的就不用付了。
突然接到姐姐的来电,覃婳很纠结。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已将被取消参赛资格。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背景、没有钱吗?她很害怕告诉姐姐自己的处境。也不敢说自己交男朋友的事。她慢慢地去学校门口接姐姐。自己从小到大都花着姐姐给的钱,她不敢乱花。但上海的物欲让她不可自拔。一方面受着灵魂的谴责,一方面享受着物质满足的享受。
看到覃锦。她笑着带姐姐去参观校园。她一边为着姐姐身上的名牌裙子、精致的妆容而自豪一边又自卑着。
吃过晚饭,安顿好姐姐,覃婳就回到学校。大雨过后,把城市的浮华洗净。夕阳照着草地,晶莹的露水挂在草尖。学校门口,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年,棉质衬衫,干净的短寸头,带着微笑看覃婳走近。他迎上去,拥抱好久不见的女友。
只见妹妹在和一个男人拥吻。女孩儿大了,谈恋爱也是正常的。况且自己不想妹妹再回原来的家,知道自己的那些不堪。在上海安家吧。她转身要回去。突然听到有人喊: 等一等。 她停下来,远处跑来一个男孩,把她手摊开,塞一百块在她手里。
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这个男孩 思索了半天。覃婳走过来,问: 你们认识吗? 覃锦思索了半天,恍然大悟地指着这个男孩,做出哦的嘴型。 我们做过一张出租车。 她把那件不愉快的事情省略。她调侃妹妹说: 都有男朋友了也告诉我? 说着走近妹妹,逼过去,覃婳则一直往后仰。她丢给覃婳一个盒子,便扬长而去。
看着远去的姐姐,她放松了。只是看着盒子,她去垃圾桶边,一伸手将它丢在里面。旁边的韩哲看得呆住。不知道会有女孩不屑姐姐给的礼物。
女人善变,但女人也愚蠢。为了爱情,背叛所有。然而,没有得到过爱情的她,还苦心支撑着别人的爱情。
覃锦和秃头男人交往两年过去了。住着干净明亮的公寓,每个月不用工作就有给妹妹和父亲的钱。准备把父亲接到公寓,又怕他的外貌吓到男人。她每月去看他一次,给他一笔钱。
最近,覃婳回来了。带着愁容,一直不说话。她还是住在巷子里,不定时去覃锦那儿。当然是那个秃头男人不在的时候。临近开学,覃锦为妹妹打好钱,送妹妹走。在进站口,覃婳终于露出一抹安心的笑。她和姐姐挥手告别,还流了几滴泪。她在擦掉眼泪的时候竟然咯咯地笑起来。
送走妹妹没有几天,接到邻居的电话,她还在想着一向丑恶的邻居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。她却听到: 你父亲死了,开始发臭了,你回来处理一下。
怎么会这样?她的眼泪簌簌地落下。发疯一样往家里跑,跑累了才想起打车。她到家,看到躺在自己床上的父亲。走近,一阵恶臭袭来。几只苍蝇嗡嗡嗡地在房子里飞,吵得她心神不宁。
她打一通电话,来了一群人。很快地抬走父亲。其中一个中年男人,对她说: 你父亲真想不开,干嘛服毒自杀呢? 等她反应过来,跑出去,那群人已经走远。想起妹妹的笑,她似乎有些懂了。她风风火火买了到上海的飞机票,直奔妹妹那里。
打电话给妹妹,过了很久才出现。身边还是那个男人。覃婳,抬着头以一种傲人的姿态对着她。覃锦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。 你说你对爸爸做了什么?别以为我不知道。
覃婳蒙着一半脸,抬着头说: 爸爸他愿意为我而死,他不愿耽误我。都是他自愿的。以后我不用自卑,我不用害怕需要家长的场合。 明显早有心里准备的样子。说着,又是一巴掌。旁边的韩哲完全愣住了。带着迷惑,看着覃婳。接着她又要打第三巴掌时。韩哲用力握住她的手,使他打不下去。她发疯一般,撕扯,但是就是用力,一动不动。她开始对着韩哲说: 你的女朋友,害死自己的爸爸,她是人吗?难道你要和这样的女孩结婚吗? 韩哲松开手,看着覃婳,质问她。她泪眼惺忪,梨花带雨地哭着说: 我是为了可以和你更好地在一起啊。 他站立在原地,久久地没有动。学校门口围了大群的人,覃锦拉着他们两人拨开人群,走到人少的地方。
回到自己的公寓,覃锦开始收拾东西,已经不想再对着那个秃头的男人,自己为妹妹活了那么多年。是时候解脱了。她带走那几只价值不菲的玉镯子和自己来时候的行李。回到那个阴冷、结束父母生命的 家 。
没几天,巷子里来了几个人,说要找她。她走出去,却是来了一阵拳打脚踢。她蜷缩在地上,痛苦呻吟。那几个人翻过她的家就离开。她在地上蠕动、挣扎,终于站起来,踉踉跄跄回到自己的黑屋子。雅安治疗妇科费用
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
月经过多中医辨证
友情链接